——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:
那是一个单薄的身影,从西面沙丘步步靠近,在夕阳披在他的肩上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他是看见我了,可能还在那儿观察了一会儿,我修了一天的发动机,刚刚坐下来休息,正好从夹甲口袋掏出一个小本,索性涂涂鸦,估计就是这段时间,被小家伙看到了。
还有三五米的时候,小小身影停住了脚步。
"请问,你是在画画吗?"
他的声音不大,险些被吞在风中
"是的。"
我提高了一点音量,答他道。但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喝水,声音有些沙哑
"你可以小点声的,我听得见"他突然笑了,而且似乎大声了些,刚刚因为风大并没有听清,他的声音比我想象得厚一些,是脆生的少年的声音

随后,他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——
"你可以,  帮我……画一只羊吗?"
"一只羊?"
"是的,一只羊……我觉得,我的星球现在缺少一只羊"
什么?星球?我有些疑惑,不过没有问下去,往后翻了几页纸,重新调整握笔的姿势,又调整了坐姿。向他发问前,我咳了两声清清嗓
"好啊,你要一只什么样的羊?——我是说——你的星球上——缺少的什么样的羊呢?"
他偏过头稍稍停顿了一会
"我要一只温柔的,嗯,温柔一点的"他下巴向下点了点,似乎进一步肯定自己的话
       那大概是一只绵羊?我在纸上沙沙起了稿——
"然后…眼睛不太大,常常是眯起来,笑的时候,会特别温柔"
他的声音调突然提高,似乎带着一丝骄傲?
"嗯,好的"我捏起一点面包碎碎,擦掉刚刚画得圆溜溜的眼睛——我总是把眼睛画太大,这个毛病总改不了,画什么都是,索性……用一小划代替了?
"他还特别爱睡觉,嗯……我希望它可以懒一点,毕竟我的星球也不大,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它蹦来蹦去的"
爱睡觉?难不成化成一团白乎乎的羊……我有点犹豫,已经在本子上改来改去画了好几只羊了,怎么看都差点什么……
见我画了好一阵,小孩按耐不住好奇,悄悄挪到我旁边一米左右的样子,在侧面,借着夕阳最后一点光在画,我有点点着急,又在本子上添了几只羊
"唉呀——不用这么多只的,嗯…谢谢你…但是它们好像少了一点什么…"
……其实我似乎猜到了,他会这么说…
"我的yang比较爱睡觉,你可以帮它画一张床吗?"
哦!床!我知道了!
这下,我快速画几笔就画好了,然后把纸撕下来递给他
虽然他的手腕很细,但是很有力,沙漠里风很大,纸差点被吹掉,不过被他一把攥住了,然后他慢慢展开它——
"你的羊…"我正打算解释什么
"我知道!——在被窝里!我知道他的!他可喜欢赖在那里啦"他声音里掩抑不住笑意,哧哧笑着,薄薄的肩膀一抖一抖
"谢谢你,我很喜欢,我可以把它带走吗?"他把视线从纸上挪开,把纸贴在胸口的位置看着我
——这下我看到了,借着太阳落下之前最后一寸光——光落进他的眸子里——我的天哪,这个小孩,不,他刚刚说他有一个星球?这个小外星人可真精致——头发软软地贴在额前,不过被风吹成了中分,发尾有一点翘起,他的眼睛…他的瞳孔颜色很浅很浅,就和我在巴黎的那件公寓房东先生养的那只虎斑猫的一样…
"先生?"他以为我没听清,又问了一遍
"哦,哦!"我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
"当然可以!不过…嗯…在你领走之前,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?或者你星球叫什么?…" 我实在控制不住,虽然是一个成年人、但我真的是好奇心特别强的那一类
"恩……"他底下头看自己的鞋子,很为难的样子,空气突然陷入沉默,耳畔只有远处的风声…
见他为难,我按耐住想追问这个问题的心情,拐了一个弯
"那你的羊呢?你有没有想好你的羊的名字?"作为刚刚帮他画了这只羊的我,想知道这个问题答案应该不过分吧?
"嗯?"他突然抬起了头,嘴角勾了起来——"我想叫他——叫他——Kwin"
"英文名?"
"嗯,Kwin"他的眼睛里亮晶晶


就是两张简笔画……然后开了一个小小脑洞…《小王子》au
都看得出来对吧√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4 )

© 吐司边和被角 | Powered by LOFTER